广州文具批发市场: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

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我刚刚去了一趟厕所,竟然无意中想起了上学时候发生过的事,是一件小事。很小很小的时候,也就是我刚上一年级或者还在半年级的时候,学校的黑板就由学生来擦了,因为个子太小,我们都是站在凳子上擦的,不知谁还有这样的经历?因此,我说我是
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

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

我刚刚去了一趟厕所,竟然无意中想起了上学时候发生过的事,是一件小事。

很小很小的时候,也就是我刚上一年级或者还在半年级的时候,学校的黑板就由学生来擦了,因为个子太小,我们都是站在凳子上擦的,不知谁还有这样的经历?因此,我说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。

我从小长得个子就小,也不算太小,只是学校里永远有比我高的同学,我记得很多那些高个子的同学擦黑板的次数要多一些,就是因为他们长得高。我记得初中那年,我在班里的第一排,有一次英语老师来上课,正在讲课的时候叫我去把黑板擦了。这时候,我肚子有点疼,所以就装作没有听到老师的话,以为老师会再叫第二个人去,没想到又叫了我一次。我硬着头皮站了起来,却觉得更疼了,于是我让我的同桌去了。我坐下后,便不那么疼了。这件事我记了十多年,不知为什么就是忘不了,明明就是一件很小的事,却在上厕所的时候给想了起来。

后来,不记得是哪一年了,我再也没有在第一排坐着,也再也没有被老师叫出来去擦黑板,我变成了一个老师看不见的学生,这时候我已经开始失落了。我有这种感觉是正常的,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是被人关注的人,不管是学习还是其他方面,直到高中语文课上,那是最后一次被关注,我心跳的很厉害。

语文课上,老师问文言文中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,那是一句非常有代表性的句子,参考书上没有答案。我很少课前做功课,老师提问后好久没有一个同学举手回答,我拿着参考书看也确实没有答案,大概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同学们都回答不上来。老师问这个问题,并不是闲得没事,参考书上没有也是正常的,同学们一个都回答不上来似乎就不太正常了,然而就在这不正常中表现的更不正常,我举了手,也回答了上来,老师点头的时候我的心跳的非常的厉害。我不是怕自己说错了,我是好久没有举过手,也好久没有回答过问题了,那一刻我觉得所有同学的目光都看向了我,就像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的时候,可以说那是久违的感觉了,之后再也没有过了。

我是老师的办公文具,那时候我是被关注的,当老师都不太认识我的时候,我再也不是老师的办公文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