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具袋图片:买彩票捐文具

买彩票捐文具有时候路过彩票站,走进去买张看看运气,也会刮张试试手气,纵然不中也当是怡情;这种怡情,却并不会有多快乐。当然,我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去的,也只是在某个时候;既然进去,便想中,我不信有光买不想中的人。零六年,第一次跟一个朋友去买彩票,跟着他连续买了几天便再也不去了;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彩票,我庆幸当时没有中
买彩票捐文具

有时候路过彩票站,走进去买张看看运气,也会刮张试试手气,纵然不中也当是怡情;这种怡情,却并不会有多快乐。当然,我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去的,也只是在某个时候;既然进去,便想中,我不信有光买不想中的人。零六年,第一次跟一个朋友去买彩票,跟着他连续买了几天便再也不去了;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彩票,我庆幸当时没有中大奖!一晃这些年过去了,当我再次听到那位朋友的信儿时,他已走进了监狱。这个故事说起来有些长,却又能用一句话来概括,人就是在这种不能自足的情况下,一步步越陷越深,终而没有管好自己走向了不归路。

我并不是说这是彩票的过,可是因为彩票有多少故事让人听起来心酸。

好像买彩票,跟做慈善相关;我听起来怎么就觉得那么别扭呢?——这就像我曾经买烟专买中南海一样。事实,总不能抹杀,但拿这些事当作理由似乎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今天看到则新闻:一个九零后买文具的小老板,喜欢买彩票,说不中,就当捐了款,中了就积攒起来换成文具捐了;还弄出一大堆听起来有点高尚,却总觉得别扭的话。

买彩票的人,本身心存一种幸运,也渐渐成为一种爱好;现在全国忠实的彩民有多少,我不知道,但我身边认识的人几乎都曾接触过。关于彩票,我不知道它存在的真正意义,我也不清楚它跟所谓的赌博有没有关联;既然国家允许,我便真的没什么话说,没事也会走过去买张来,碰碰运气罢了。

上面提到的那个九零后小老板,他的文具店的牌子上写着晨光文具,他不但会买彩票捐文具,还会定时送一批文具到贫困地区,也便有点符合了他的那两句高尚的话。假若只有这一点,我想我不会觉得有多别扭,顶多会以为这是记者的措辞;正是因为跟彩票有关的行为,虽说他说起来有点羞涩,确也让我觉得别扭——但总的来说,正能量不能忽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