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文具:花哨文具该何去何从?

花哨文具该何去何从?关于花哨文具的讨论,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从去年一年的时间我便时常看到了;为此我也过多篇关于花哨学生用品的文字,还有新奇文具、个性文具等等的陈述,虽然都是个人的观点,却也代表了多数家长的担心。这一年的寒假马上就该结束了,关于花哨文具的话题也就早早地展开了,这
花哨文具该何去何从?

关于花哨文具的讨论,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从去年一年的时间我便时常看到了;为此我也过多篇关于花哨学生用品的文字,还有新奇文具、个性文具等等的陈述,虽然都是个人的观点,却也代表了多数家长的担心。

这一年的寒假马上就该结束了,关于花哨文具的话题也就早早地展开了,这正应了琳琅满目的学生文具,老师家长又将去年说了一年的话搬了上来。花哨文具的危害,个性文具的影响,新奇文具的什么什么,我就在想去年一年的话题为什么今年还是如此?

我们知道个性文具、新奇文具等等都在创意文具的范畴,通过去年一些文具展会上的展出文具,不管是学生文具还是办公文具都很看重“创意”二字。老师和家长一边呼吁着不让学生买花哨文具,文具厂家却是创意不穷地变着法让文具花哨,这样的矛盾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呢?关于这一点,我说不深,却不得不问上一句:花哨文具该何去何从?

当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自己问得是多余了,花哨文具的大卖何来这种疑问?不过,我从心里觉得它应该不会常久,去年习大大说了房子不要奇奇怪怪,那文具的奇怪总也会有人站出来说句话吧!